康熙三十九年開山祖師 參徹禪師擔任本寺第一代住持。

參徹禪師自福建鼓山親奉「觀世音菩薩」來台,四處遊歷,欲求聖蹟。巡錫至仙草埔,見此風光明媚,山姿秀麗,應為修行福址,故將「觀音菩薩」安置大樹下的石頭上。當禪師起身欲遊歷他處時,神像卻安住不動,移不了絲毫。參徹禪師心想:菩薩有意在此渡化大眾。於是,親自開山斬棘,結廬供奉聖像,並誦經說法勸化附近善信。

 

◎∞◎∞◎∞◎∞◎∞◎∞◎∞◎∞◎∞◎∞

 

乾隆十二年 鶴齡禪師募款於竹林間初設佛殿,參徹禪師之徒鶴齡禪師(第二代住持)彰顯菩薩救苦救難慈悲襟懷,有意建一宏偉聖殿,廣利眾生。地方士紳共襄盛舉,出錢出力,計有仙草埔、杭內、白水溪與岩前、三層崎(嘉義縣)等四大村落共同成就此盛事。所募六百圓,於今小山門前右方(此地以前植竹) 興建佛殿(此為第一次正式蓋大殿,第二次寺址遷移)。換言之,「火山大仙巖」是團結一心,眾志和合才成就的。

 

◎∞◎∞◎∞◎∞◎∞◎∞◎∞◎∞◎∞◎∞

 

 

乾隆五十五年諸羅縣(今嘉義縣)營參府軍官 洪志高與 鶴齡禪師兩人,再度發起修建工作,承蒙境內及全台善信輸誠樂助,計醵金壹仟圓,整葺工程順利告成。

 

◎∞◎∞◎∞◎∞◎∞◎∞◎∞◎∞◎∞◎∞

 

嘉慶元年 應祥禪師陞座為第三代住持。

 

◎∞◎∞◎∞◎∞◎∞◎∞◎∞◎∞◎∞◎∞

 

嘉慶十三年 鶴齡禪師之徒應祥禪師,精研堪輿,在枕頭山南腰覓得一靈穴(「半壁吊燈火穴」)。於山腰鴆工闢材,建立寺宇大殿,立名「碧雲寺」。當地稱此「新岩」,另稱大仙寺為「舊岩」。

 

◎∞◎∞◎∞◎∞◎∞◎∞◎∞◎∞◎∞◎∞

 

嘉慶十四年 太子太保王得祿之元配范夫人卒於廈門官署,後運棺返台。王得祿趕回故里處理善後,欲尋福穴,經人指點:大仙巖殿址乃一不可多得的福穴。於是捐款在目前的「大雄寶殿」現址闢建新殿,將舊址修造宏偉墓園,厚葬其妻。集醵金將大仙寺初建佛殿遷移至今大雄寶殿現址。

 

◎∞◎∞◎∞◎∞◎∞◎∞◎∞◎∞◎∞◎∞

 

 嘉慶廿二年 時任台澎水師的王得祿敬獻「大發慈悲」橫匾一座。此匾現放置於大雄寶殿內左上方。

 

◎∞◎∞◎∞◎∞◎∞◎∞◎∞◎∞◎∞◎∞

 

嘉慶廿三年 允謙禪師擔任本寺第四代住持

同年王得祿見大仙寺在歲月、風雨侵蝕下,漸呈頹壞,乃主其事,與第四代住持 允謙禪師共募緣金壹仟圓,大修舊築,重興寺貌。

 

◎∞◎∞◎∞◎∞◎∞◎∞◎∞◎∞◎∞◎∞

 

嘉慶廿四年 官拜 欽命提督福建省水師軍務處二等子爵的王得祿,復敬立「重興大仙巖廟碑」一面。

 

◎∞◎∞◎∞◎∞◎∞◎∞◎∞◎∞◎∞◎∞

  

嘉慶元年 應祥禪師陞座為第三代住持。

 

◎∞◎∞◎∞◎∞◎∞◎∞◎∞◎∞◎∞◎∞

 

嘉慶十三年 鶴齡禪師之徒應祥禪師,精研堪輿,在枕頭山南腰覓得一靈穴「半壁吊燈火穴」。於山腰鴆工闢材,建立寺宇大殿,立名「碧雲寺」。當地稱此「新岩」,另稱大仙寺為「舊岩」。

 

◎∞◎∞◎∞◎∞◎∞◎∞◎∞◎∞◎∞◎∞

 

嘉慶十四年 太子太保王得祿之元配范夫人卒於廈門官署,後運棺返台。王得祿趕回故里處理善後,欲尋福穴,經人指點:大仙巖殿址乃一不可多得的福穴。於是捐款在目前的「大雄寶殿」現址闢建新殿,將舊址修造宏偉墓園,厚葬其妻。集醵金將大仙寺初建佛殿遷移至今大雄寶殿現址。

 

◎∞◎∞◎∞◎∞◎∞◎∞◎∞◎∞◎∞◎∞

 

 嘉慶廿二年 時任台澎水師的王得祿敬獻「大發慈悲」橫匾一座。此匾現放置於大雄寶殿內左上方。

 

◎∞◎∞◎∞◎∞◎∞◎∞◎∞◎∞◎∞◎∞

 

嘉慶廿三年 允謙禪師擔任本寺第四代住持

同年王得祿見大仙寺在歲月、風雨侵蝕下,漸呈頹壞,乃主其事,與第四代住持 允謙禪師共募緣金壹仟圓,大修舊築,重興寺貌。

 

◎∞◎∞◎∞◎∞◎∞◎∞◎∞◎∞◎∞◎∞

 

嘉慶廿四年 官拜 欽命提督福建省水師軍務處二等子爵的王得祿,復敬立「重興大仙巖廟碑」一面。

 

◎∞◎∞◎∞◎∞◎∞◎∞◎∞◎∞◎∞◎∞

 

道光七年,王得祿獲悉范夫人墓園常遭附近牧童破壞,特立石碑警告,其碑文大意為:

 「下令府道直轄官署,范夫人墓園內,不准牧童放牛,違者嚴辦」。

 

◎∞◎∞◎∞◎∞◎∞◎∞◎∞◎∞◎∞◎∞

  

道光廿四年,范夫人的骨骸被其後代子孫迎歸故里嘉義新港鄉番婆庄與王得祿合葬。而遺留的墓廓,日後則被開參禪師做為興建兩座南北納骨塔的基石。墓前一對小獅子則收藏起來,至三寶殿蓋成,遂將此對小獅移至殿前階梯下置放。至於墓址,也就是大仙巖大殿的舊址(即今南塔旁不遠處),目前依稀可見墓形。長在墓址右手處的龍眼樹即為紀念的標的。

 

◎∞◎∞◎∞◎∞◎∞◎∞◎∞◎∞◎∞◎∞

  

同治八年 斗六都司吳志高居士募得淨財伍佰圓修繕大殿。

 

◎∞◎∞◎∞◎∞◎∞◎∞◎∞◎∞◎∞◎∞

  

光緒廿年 心下禪師擔任本寺第五代住持。

 

光緒廿年年甲午之役結束,清廷派李鴻章赴日議和,訂定「馬關條約」,將臺灣割讓給 日本,一些不滿被異族統治的有志之士群起抗日,當時白河地區就有黃()振、黃國、黃玉麟、黃添(林添丁)等據守碧雲寺以抗之,日軍包圍碧雲寺、寺眾四散,碧雲寺終被日軍毀矣,本寺亦遭波及,附近居民四處逃亡,劫後香火式微,加上日人實施統治,對宗教信仰視為迷信大加禁止,因而本寺第五代住持心下禪師,第六代 心西禪師,第七代 瑞入禪師等之任期內,慘澹經營,導致寺宇荒廢不堪,寺務不振。

 

◎∞◎∞◎∞◎∞◎∞◎∞◎∞◎∞◎∞◎∞

  

心西禪師擔任本寺第六代住持。(時間待確)

 

◎∞◎∞◎∞◎∞◎∞◎∞◎∞◎∞◎∞◎∞

  

瑞入禪師擔任本寺第七代住持。(時間待確)